连续四任董事长被查!吉林信托陷多事之秋


2020年9月29日,吉林省纪检委公告表示,吉林省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吉林信托”)党委书记、董事长邰戈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在得知这一消息后,投资者李果觉得自己持有吉林信托的300万“汇融38号”产品,兑付更加渺茫了。截至2020年10月15日,他持有的这一产品仍然尚未兑付,延期超过了2年。2020年以来,多个产品出现延期兑付的状况,下半年至今无一只产品登记发行,近日又曝出董事长被调查,吉林信托陷入多事之秋。在邰戈之前,吉林信托已有连续三任董事长落马。

邰戈被查令信托业震惊。10月15日,信托业一位研究人士对记者表示,吉林信托连续多位董事长出事,反映该信托公司的内部治理严重缺失;董事长接连被查,会削弱公司的品牌价值,对该公司未来业务的开展也增加了难度;投资者对内部治理严重缺失的信托公司,投资产品会更加谨慎。

记者根据中国信托登记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国信登")的信息发现,2020年以来,吉林信托仅登记发行了4只产品,且6月份以来无一只新产品发行登记。

10月15日,记者致电及发邮件给吉林信托年报中的信息披露人及联系方式就上述事项进行采访,截至发稿均未获得回复。

连续四任董事长被查

9月30日,东北证券公告表示,接到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吉林信托通知,获悉吉林信托党委书记、董事长邰戈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吉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目前,吉林信托经营情况一切正常。

吉林信托一位内部人士亦告诉经济观察报,邰戈被查后,目前公司业务运行正常。

据了解,邰戈在金融行业工作超过15年,从2018年6月起任吉林信托党委书记、董事长。在此之前,2005年3月,任中国光大银行长春分行信贷控制部总经理助理;2005年12月,任中国光大银行长春分行业务管理部副总经理;2007年1月,任中国光大银行长春分行业务管理部总经理;2008年3月,任吉林银行行长助理;2008年11月,任吉林银行行长助理、四平分行党委书记、行长;2009年10月,任吉林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2016年9月,任吉林信托总经理。

邰戈被查后,成为吉林信托第四任被查的董事长。据悉,吉林信托首任董事长张兴波于2007年涉嫌受贿罪被逮捕,后被判处死缓。第二任董事长高福波于2007年6月接替空缺职务,2015年辞去董事长一职,2018年12月被查。第三任董事长李伟于2015年10月到任,但不到2年便落马。在空缺将近一年后,2018年6月邰戈上任,此次成为第四任被查的吉林信托董事长。

对于邰戈的落马,2020年9月28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信托公司四任董事长先后被查,背后问题值得深思》。文章指出,继前三任被查后邰戈落马,这其中不仅有干部个人自身品质的问题,也必然有内部治理和外部监督缺位的原因。如何切实管住金融机构“一把手”的权力,推动构建良好政治生态,值得深思。深化金融领域反腐败工作,防范化解包括信托在内的金融风险,必须坚持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管住人、看住钱、扎牢制度防火墙。

与吉林信托董事长接连落马类似,北方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方信托”)亦有多任董事长接连曝出问题。据了解,在北方信托历届董事长中,第一任董事长梁建三被曝出现经济问题;第二任董事长戚文福在2001年因贪污受贿,获刑14年;第三任董事长霍津义2005年被双规;第四任董事长刘惠文于2014年4月在家中自杀;第五任董事长王建东2017年6月被免职,2018年9月,涉嫌受贿罪、贪污罪,被提起公诉。

记者采访的多位信托业人士均表示,一般而言,信托机构党委书记与董事长的职位如果是“一肩挑”,董事长的权利非常大,容易造成“一言堂”;如果公司大股东对董事长管理监督较少,容易出现寻租空间。

上述信托业一位研究人士表示,一方面,信托公司高管违纪实证比较难获取,另一方面由于对公司品牌影响大,公司内部对违纪行为检举揭发有所顾忌;建议信托机构大股东完善内部治理及组织结构,强化对关键岗位、重要人员特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