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继伟:全球共破局要破解三个难局


由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中国产经新闻报社、网易财经联合主办的2020网易经济学家年会夏季论坛于9月25日在上海举行,本届论坛的主题是《全球共破局》。

全国政协常委外事委员会主任,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在论坛主题演讲环节指出,全球共破局,一是指要破解控制疫情和复苏经济的难局,二是指要破解逆全球化僵局,三是指全球与共,这就难了,需要相当一段时间的折腾,再回到合作共赢。

在谈到破解逆全球化僵局时,楼继伟表示,本轮逆球化的思潮是逐步兴起的,已经有大约10年的过程,开始于欧美,比较典型的是占领华尔街行动,和南欧国家结构性改革的艰难处境。

楼继伟认为,全球化是基于规则的自由贸易,以及跨境投资,是基于规则的各国和企业之间的竞争合作,按照比较优势,产业链、供应链分布到全球,提高全球经济的效率。在给所有国家带来红利的同时也有副作用,比如传统就业机会的转移和收入分配的改变,这种改变有利于大型跨国公司和资本,不利于发达国家中低收入者的就业,收入分配差距扩大。伴随着全球化的是新技术快速演进,特别是信息技术应用,需要有广阔市场的支撑。

楼继伟以智能手机为例进行解释,能化的手机不过有10年的历史,今天手机性能的提升,和应用场景的范围,是10年前难以想象的。技术进步为所有人都带来的好处,副作用也是扩大了收入分配差距。电商平台的兴起,使得不少实体店倒闭,甚至大型购物中心也在倒闭或者转型,不少传统就业岗位流失。收入分配差距的扩大,更多的来自全球化还是来自技术进步,经济学家并没有定论。

以下为演讲实录摘要:

给出的这个题目有点高大上。在逆全球化潮流肆虐的当今,没有全球共破局的基础,可能是一个良好的愿望。我推测,提出破局,一是指要破解控制疫情和复苏经济的难局,二是指要破解逆全球化僵局,三是指全球与共,这就难了,需要相当一段时间的折腾,再回到合作共赢。

所以我把这个题目破解一下,先从第一个指向开始。

经过科学家的初步研判,新冠病毒来自动物,传到人,再人传人,而且病毒的传播,不分阶层、种族、国家,是全球公共卫生危机,并造成全球经济大衰退。既然这样,本来应当全球与共,共破难局。但是现在只好各国根据国情特点,科学施策,控制疫情,复苏经济。中国的做法大家都了解,我仅指出其中的一点,就是全面引入信息数字技术,参与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效果非常好。这得益于人民的配合,为了公共卫生安全,让渡了个人信息隐私,个人和政府都可以精准防控疫情,推动复工复产。能够这样做,来自儒家文化“舍小我,为大家”和相信政府的传统,中国近代化的先驱孙中山先生的座右铭就是“天下为公”。东亚做的比较好的国家也有类似的文化传统。西方各国怎么做,当然需要根据国情,采取科学化的手段。但民粹化的炒作,转移视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既然是全球公共卫生事件,任何国家控制不住疫情,全球人员的交流,货物的流动都会受阻,经济都难全面复苏,因此帮助最薄弱国家也是帮助自己。5月18日习近平主席在世界卫生大会上宣布,“中国新冠疫苗研发完成投入使用后,将作为全球公共产品,为实现疫苗在发展中国家的可及性和可负担性,作出中国贡献”。因此有能力的国家要负担起责任,“天下为公”。其中WHO应当作为纽带和桥梁。

中国是控制疫情和复苏经济最好的国家之一,经济处于V型复苏之中,同时由于全面的融入全球经济,右侧的一划能有多长,还取决于全球经济的复苏。不过大的概率是全年有2%左右的增长。细分到不同的国家和行业,可能是W型复苏。也可能是K型复苏,数字经济行业,处于K的上划,制成品出口和人际服务的行业,处于K的下划。由于各国竞相采取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经济虽然处于低谷,但是资产价格上涨,金融中心国家,可能处于K的上划,旅游占比大的国家处于K的下划。这些表述虽然是形象的,也能说明我们都处于命运共同体之中。

我可以转到第二个指向,就是破解逆全球化僵局。

本轮逆球化的思潮是逐步兴起的,已经有大约10年的过程,开始于欧美,比较典型的是占领华尔街行动,和南欧国家结构性改革的艰难处境。在现任美国总统的推动下,美国优先,四处退群,走向极端,陷入僵局。全球化是基于规则的自由贸易,以及跨境投资,是基于规则的各国和企业之间的竞争合作,按照比较优势,产业链、供应链分布到全球,提高全球经济的效率。在给所有国家带来红利的同时也有副作用,比如传统就业机会的转移和收入分配的改变,这种改变有利于大型跨国公司和资本,不利于发达国家中低收入者的就业,收入分配差距扩大。伴随着全球化的是新技术快速演进,特别是信息技术应用,需要有广阔市场的支撑,例如智能化的手机不过有10年的历史,今天手机性能的提升,和应用场景的范围,是10年前难以想象的。技术进步为所有人都带来的好处,副作用也是扩大了收入分配差距。电商平台的兴起,使得不少实体店倒闭,甚至大型购物中心也在倒闭或者转型,不少传统就业岗位流失。收入分配差距的扩大,更多的来自全球化还是来自技术进步,经济学家并没有定论。收入分配差距的扩大,一个结果就是民粹主义的兴起,反对全球化。

如何应对,一方面是共同合作改进全球化的规则,使得全球化红利更为均衡、公正合理的分配,另一方面是眼睛向内,推进结构性改革,减少副作用。2008年G20提升为元首机制,在共同应对全球金融危机之后,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每年的主题之一,就是维护全球化和推进结构性改革,但是结构性改革,面对既得利益,推进缓慢。2016年财长央行行长会议,我主持的议题之一就是机制性的推动结构性改革,各国财长明确了9个重点领域由各国根据自身的问题进行选择,并形成48条指导原则,建立每年自评估和分组互评估的机制。这个共识成果交由G20杭州峰会由各国元首签字通过。由于大家都知道的原因,现在已经没有共识了。

面对当前的逆全球化僵局,对于强权霸凌行为要针锋相对,同时大多数国家是愿意维持全球化的,不过是诉求不同,同我国总会有交集,可以形成一定程度的共识。重点是做好自己的事情。

在9月1日中央深改委第十五次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是根据我国发展阶段、环境、条件变化作出的战略决策,是事关全局的系统性深层次变革。” 在9月15日经济50人论坛上,我谈了对新发展格局的理解,通过国际比较分析,特别是中日比较,认为这一战略决策,基于历史、现实和内外环境,是符合客观规律的。日本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企业在全球采购大宗商品,大力引进技术,并且“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发展本国高水平制造业,产业链高度的分布于国内,制成品满足国内需要的同时,销向全世界,形成巨额贸易顺差,在政府层面,对制成品贸易保护,汇率低估,保护知识产权不够,外资进入很难。这是一种内循环为主,外循环是进口大宗商品,在国内“吃干榨尽”,制成品满足国内需要并销向全世界的模式,也是国内国际双循环,但不可持续,最终不被国际接受,其后逐步转型。我国也有一个逐步转型的过程,已初步成为国内大循环为主、国际国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大型开放经济体,就不再详述。目前由于体制机制改革还不到位,国内的需求和供给还没有很好的动员起来,内外循环的结合还有障碍,因此结构性改革和依法治国是关键。

我们需要破解的另一个僵局是美国主导的同中国“脱钩”,这是双输、多输,少输算赢的负合博弈思维,比零和博弈你输我赢的思维方式还不如。美国先关闭我驻休斯顿总领馆,中国按国际外交惯例关闭美驻成都总领馆,都输,谁输的多谁输的少,见仁见智。技术脱钩也是负合博弈,在信息化的今天,技术脱钩后,疫苗的研发,AI技术的发展是不可想象的,最终谁输还不一定呢。反正是人民和企业会输,最后会给政客施加压力,回到正和博弈就是互利共赢的思维上来。当然会有赢多赢少的差别,如果认为自己赢的少,要眼睛向内,用结构性改革解决自身问题。

第三个指向是全球与共。

这要进行以规则为原则的竞争合作,目前的规则是以联合国为中心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各机构的规则。习近平主席9月22日在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的讲话中说到,“我们要坚持走多边主义道路,维护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全球治理应该秉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推动各国权利平等、机会平等、规则平等,使全球治理体系符合变化了的世界政治经济,满足应对全球性挑战的现实需要,顺应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历史趋势”。目前的多边机制确实需要改进,例如WTO的规则修改需要全部国家一致,的确低效率,而且相关规则已落后于数字社会、数字经济的新时代,也需要改进。本月初中国提出“全球数据安全倡议”,表示全球数据治理应秉持“多边主义,兼顾发展安全,坚守公平正义”三原则。对各项规则,各国都可以提出自己的倡议,共同切磋。在习近平主席9月22日讲话中还讲到,“我们不能回避经济全球化带来的挑战,必须直面贫富差距、发展鸿沟等重大问题。我们要处理好政府和市场、公平和效率、增长和分配、技术和就业的关系,使发展既平衡又充分,发展成果公平惠及不同国家不同阶层不同人群。” 为了从经济学角度加深理解,我建议大家读一读约瑟夫·斯蒂格利兹所著《全球化逆潮》。他从信息不充分经济学的角度谈全球化问题。传统经济学假定信息是充分的、对称的,按这样的假定形成全球化规则,按照比较优势形成资源配置的最优解,但真实的世界是信息不充分,不对称,强国相对于弱国,资本相对于劳动,更有信息占有和利用的优势,以此形成的规则,对比较优势和资源配置都造成了扭曲,表现为发展不均衡,分配不公平,甚至出现反全球化浪潮,相对于最优解是逆向选择。

那么如何解决呢?以WTO为例,由于规则改变的困难,“多哈回合”到现在僵局未破。其实G20是一个比较好的机制,相关国家GDP占比达到全球的90%,有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制造业和金融业强国、以及大宗商品为主国家的代表,还有G30的代表,这是一个中小发展中国家的论坛(Global Governance Group),目的是加强同G20国家的沟通,还有布雷顿森林体系各主要机构的代表。在这个机制上达成共识,有助于推动各多边机制规则的改进。中国的态度十分明朗,支持全球化,改进全球化。问题在于其他主要国家的态度,愿意坐在一起磋商。

这就回到了我们的主题“全球共破局”。什么时候出现这一局面?近期不乐观。还会在多输的环境下折腾数年。目前全球杠杆率高企,相对于经济基本面,金融资产存在泡沫,在疫情得到控制,经济逐步恢复之后,极度宽松的财政货币政策需要退出,如果退出节奏不当,引发比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更强烈的危机,不是没有可能。危机有可能触发共识,合作共破局。但不会是2020。

(原标题:楼继伟:全球共破局要破解三个难局)

(责任编辑:王晓武_NF)

cukl.cn

a6h5.cn

bqoy.cn

d3i6.cn

cuaj.cn

bkir.cn

bqwi.cn

cvif.cn

cphu.cn

bvob.cn

c9o6.cn

ctum.cn

ctxe.cn

b8x7.cn

bvqs.cn

bvsw.cn

a7e1.cn

coqd.cn

b8q8.cn

dcea.cn

b8i8.cn

c9c6.cn

b2m1.cn

bvnz.cn

c1i6.cn

cyil.cn

a7i9.cn

a7u3.cn

cxus.cn

ckor.cn

bvfj.cn

c5j1.cn

covt.cn

cukt.cn

coxj.cn

d5o8.cn

cizs.cn

cihj.cn

bvae.cn

cvkg.cn

bvmd.cn

d5s9.cn

c5a1.cn

d3s5.cn

dbve.cn

a6z9.cn

bvlr.cn

cvzq.cn

bvrm.cn

a6w9.cn

bput.cn

buvl.cn

dcva.cn

cgjo.cn

cyuq.cn

bzri.cn

bruz.cn

cjlo.cn

b3t9.cn

btqi.cn

a6m8.cn

bpof.cn

d5n2.cn

cltu.cn

buoh.cn

bgek.cn

d3q1.cn

ckwi.cn

cuzr.cn

buig.cn

cxeo.cn

cijw.cn

bvfi.cn

buqz.cn

a6s6.cn

cboi.cn

cytu.cn

cxog.cn

a6w5.cn

cihx.cn